打麻将摸大腿
长江商报 > 吉药控股“蛇吞象”收购修正药业 修涞贵涉超百起诉讼

吉药控股“蛇吞象”收购修正药业 修涞贵涉超百起诉讼

2019-07-12 07:08:50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沈右荣

“良心药、放心药、管用的药?#20445;?#36825;句脍炙人口的广告语,或将在A股市场唱响。

前晚,创业板公司吉药控股(300108.SZ)发布重大资产重组停牌公告,称拟通过发行股份方式收购修正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修正药业)100%股权。

与此同时,吉药控股还宣布终止此前的?#23383;?#22269;资筹划。

吉药控股曾频繁购买资产。此番突然重组修正药业,后者似乎是通过重组实现借壳上市。同为吉林通化药企,变化如此之快,让人?#34892;?#24847;外。

修正药业于1995年由修涞贵创立,如今位居中国民营500强第89位,为全国第二大医药制药企业,修涞贵被誉为吉林药王。截至去年6月末,其拥有142?#26131;?#20844;司,员工超10万人,存量资产170亿元,年销售额接近700亿元。这一销售金额接近吉药控股的10倍。

修正药业是修正集团核心资产之一,其股权结构显?#33606;?#20462;涞贵直接间接共控制有99.52%股权。

早在2004年,市场就曾传出修正药业要上市消息,可是光打雷一直不见下雨。此番能否曲线上市,似乎也存在变数。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近年来,修正药业及修涞贵风波不断。天眼查显?#33606;?#25130;至目前,修正药业及修涞贵涉及的诉讼达109起。

修正药业借壳重组

10多年的传闻或将变成现实,修正药业试图借壳吉药控股进入A股市场。

吉药控股的前身是双龙股份,是国内定点生产国防化工用沉淀白炭黑企业之一。2014年,双龙股份通过重组金宝药业进入医药领域,2017年更名为吉药控股。

转型更名后,吉药控股战略定位于医药工业、医药商业、医药终端连锁和医疗、医养产业,并不断通过外延式并购来实施。仅在去年,吉药控股就相继增资海通制药、收购远大康华(北京)医药、辽宁美罗医药、普华制药等4家公司,交易金额合计为1.08亿元。

正当市场关注吉药控股还会收购哪些公司时,今年5月,公司突然宣布控制权拟变更的消息。

今年5月17日,吉药控股控股股东卢忠奎?#31361;?#20811;凤夫?#33606;?#25345;股5%以上股东孙军和梅河口金?#25317;?#27491;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与吉盛资管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吉盛资管拟受让前者合计1.01亿股吉药控股股权,获得15.18%股权。卢忠奎?#31361;?#20811;凤夫妇还决定,将所持剩余的14.29%股权对应的表决权等委托给吉盛资管行使。

吉盛资管系吉林省国资委国有独资企业,如果上述事项顺利完成,吉盛资管将变为吉药控股股东,实控人将变为吉林省国资委。

然而,就在市场翘首以盼国资入主之时,吉药控股再次变局。

前晚,吉药控股突然宣布,终止?#23383;?#22269;资事项。同时,公司宣布停牌筹划重大资产重组,拟通过发行股份方式收购修正药业100%股权。

这是一起典型的蛇吞象式重组。修正药业官网显?#33606;?016年,公司实现产值646亿元、销售收入636亿元,利税47.6亿元,2017年实现产值666亿元,利润43亿元。而在2016年、2017年,吉药控股实现的营业收入为7.47亿元、7亿元,净利润为1.86亿元、2.02亿元。截至去年底,其总资产为48.53亿元。

?#21592;?#21457;现,无论是资产规模还是营业收入和净利润方面,修正药业均是数倍于吉药控股。截至前日收盘,吉药控股市值也只有36亿元。

实际上,作为全国第二大民营医药制药企业,修正药业实力确实不俗。截至去年6月末,公司拥有24种剂?#20572;?#21307;药、保健品等品种2000余个,其中独家品种109个,销售过亿品种50多个,过10亿品种20余个,集团每年科研经费10亿元。

综上所述,吉药控股以重组修正药业替代此前的?#23383;鰨?#21518;者体量庞大,尽管吉药控股尚未披露此次重大资产重组的更多信息,但修正药业借壳上市的意?#23478;?#32463;十分明显。

标的资产风波不断

规模庞大、盈利能力较强,修正药业借壳上市的底气足够强。然而,近年来,修正药业风波不断,也为其曲线上市增加了障碍。

修正药业掌门人修涞贵也算是一个传奇人物。公开资料显?#33606;?#20462;涞贵曾是一名交警。1995年,修涞贵辞职承包通化市一家固定资产20万元、负债高达400万元的小药厂,全身心进军医药行业。经过20多年发展,终于成就了如今的修正药业。

创业的成功,也让修涞贵及其妻子李艳华博得了不少头衔,包括吉林药王、吉林首富等。

然而,修涞贵以及其修正药业也不乏灰色。

修正药业?#22312;?#20026;生产良心药、放心药、管用的药,但其产品质量与其?#25918;?#30693;名度并不相符。

2012年4月,羚羊感冒药胶囊、斯达舒等陷入“毒胶囊事件”旋涡,修正药业被检出铬含量超标,涉嫌非法添加工业明胶。毒胶囊事件一?#28909;?#20462;正药业名誉扫地。时至今日,毒胶囊事件已经过去多年,但监管部门公布的药品质量黑榜来上,修正药业一度?#21069;?#21333;上的常客。

2017年,修正药业还爆出丑闻。根据相关法律文书,2007年、2011年,修涞贵两次合计将通化市制药股份有限公司25万股股权送给当地官员,价值25万元。通化市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为修正药业控股股股东。

此外,修涞贵及修正药业卷入的诉讼也不少。天眼查显?#33606;?#20462;正药业涉及的法律诉讼109起,涉及合同纠纷、侵权纠纷、网络传播权纠纷等。其中,去年12月18日,北京全景视觉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起诉修正药业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上述诉讼,大多以撤诉了结。一名律师告诉长江商报记者,如果不是影响巨大、原被告期望差距太大的话,一般情况下,法院会组织双方调解。所以,不少案件达成和解,而以原告撤诉了结。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
打麻将摸大腿 网易足彩 比利亚雷亚尔vs巴伦西亚结果 闪亮骑士闯关 江苏7位数体彩123 剑网3指尖江湖怎么赚人民币 麻将牌技作弊 恩波利那不勒斯 海南特产礼品 黑龙江11选5开奖2位 森林之王免费试玩